網域名稱俱樂部


返回   網域名稱俱樂部 > 電腦與網路技術 > 電腦與網路新聞與觀察評論

回覆
 
主題工具
  #1  
舊 2003-02-15, 10:52 AM
zman zman 目前離線
進階會員
 
註冊日期: 2002-10-02
文章: 232
預設 網絡實名苦戰通用網址

網絡實名苦戰通用網址

八大條款生吞三七二一

二○○一年六月十一日下午,北京中關村,CNNIC(中國互聯網路信息中心)辦公室,三七二一董事長周鴻禕進見CNNIC主任毛偉。

周鴻禕一坐下,毛偉就遞給周鴻禕一張紙,說:「談了這麼久,你們老是沒什麼實質性的東西!」
周鴻禕接過這張「上無抬頭、下無落款」的紙,老老實實,埋頭讀CNNIC「實質性」的東西──

一、CNNIC做網路實名的「登記者」(Registry),三七二一是「聯合登記者」(Co-registry)。CNNIC承擔網路實名的管理工作,承擔網路實名資料庫、伺服器的營運與管理工作,三七二一按照當前營運費用外加二○%的標準向CNNIC支付營運管理費用;此外,每有一個註冊網路實名,CNNIC將獲得一定費用,初步定價為一百元人民幣。

二、網路實名為中文網域名稱的加值服務,不註冊中文網域名稱則不能註冊網路實名,因此希望網路實名跟中文網域名稱捆綁銷售,CNNIC最大興趣還是在中文網域名稱上,不希望網路實名衝擊中文網域名稱的銷售。

三、三七二一負責前端市場推廣、建立市場通路、收取註冊費用。

四、實名品牌採用CNNIC網路實名。

五、軟體原始碼三七二一要向CNNIC分批公開。

六、CNNIC、三七二一、註冊商之間需簽訂三方協定。

七、CNNIC決定技術體系,為保證中國在中文網域名稱的主權,主伺服器必須在中國(此點主要針對RealNames進入中國)。

八、三七二一在技術上有責任保持領先,CNNIC不排除選擇其他技術服務商,
同等情況下優先考慮三七二一。

【編按:一九九七年成立的加州Centraal公司於一九九九年八月更名為RealNames,從事網路關鍵字(Internet Keyword)服務,曾獲得美國專利商標署關鍵字專利。
二○○○年三月與微軟公司簽約,為期兩年,RealNames的關鍵字技術得以不需下載軟體即可透過IE瀏覽器與MSN執行,微軟並且成為擁有二○%股權的大股東。而三七二一的網路實名必須先下載特定軟體,始能在瀏覽器的網址欄位中輸入關鍵字找尋網站。】

CNNIC「完全拿下」三七二一的八條,讓周鴻禕想起,二○○○年初,他第一次拜見毛偉,毛偉對三七二一網路實名不感興趣的那一幕。

當時CNNIC正熱衷於賣中文網域名稱,周鴻禕進見,是希望毛偉能夠理解已經做了兩年的三七二一網路實名和CNNIC正在主推的中文網域名稱不是一碼事,也不衝突。
周鴻禕去的另外一個目的是想靠上CNNIC這棵大樹。在當時的周鴻禕眼裡,CNNIC就是中國互聯網上的政府,周鴻禕第一不想得罪官府;第二總希望他的生意能夠頂個「紅帽子」,「對生意有保護作用,也會使生意變得更順!」

當時的毛偉沒怎麼理會周鴻禕的意圖,在當時看,中文網域名稱如果搞成了,網路實名就不會有什麼戲,而且,網路實名一直免費在做,免費提不起CNNIC的興趣。最後,毛偉淡淡地對周鴻禕說:「你這個東西最好不要衝擊中文網域名稱,最好做成中文網域名稱的加值服務!」
毛偉的話不多,周鴻禕沒什麼好談的,怏怏而去。

我們不購併你們啦!

二○○○年六月,矽谷。

RealNames副總裁對前去拜訪的周鴻禕說:「你們很小,你們不可能做成這件事情!我們有微軟IE的支持,而且比你們有錢,我們在英國、德國、日本都有分公司。你們最好的出路就是被我們購併!」

當周鴻禕看到RealNames也不過就一百多個人,覺得他們也是小公司,就不理他們了。但RealNames硬是咬著牙用二○%股份、幾千萬美元現金以及十五%的佣金抽成換到了IE兩年的支持,的確讓周鴻禕感到了危機。周鴻禕原想,「你RealNames在美國做,我三七二一在中國做,井水不犯河水!」
但RealNames借助IE介面,立刻就在中國取得了比三七二一還要大的潛在用戶群。

趁著RealNames還沒開發出中文IE介面的空檔,從二○○○年五月開始,三七二一加快了和搜尋引擎、門戶網站以及中國電信信息港的合作腳步,簽署了大批排他性合作協定。與此同時,三七二一還加快了網路實名資料庫的免費登錄速度,目的是使三七二一網路實名訪問到更多網站、更好用。

三七二一本想同時加快網路實名收費註冊的銷售,當時一廂情願地依靠代理去做,而代理只願意銷售成熟產品,沒理由幫周鴻禕開拓網路實名市場。所以,最終的結果是,儘管三七二一網路實名用戶猛增,但最終還是沒賺到什麼錢!

二○○○年十二月,RealNames執行長來中國,對周鴻禕說:「我們的想法改變了,我們不購併你們啦!我們好好地合作!」網路泡沫破碎後,RealNames在那斯達克上市的計劃落空,也沒錢收購三七二一了。

周鴻禕依然願意與RealNames合作,主要是看重RealNames手上的IE介面。周鴻禕心裡打的算盤是:「他在美國做,我在中國做,大家互通有無。技術上,他能在IE介面上也給我們開通一下,讓用戶不用下載軟體就可以直接使用三七二一網路實名;銷售上,如果美國人要買中國的實名,他們幫我代理一下,反過來,我幫他們代理一下。」

雙方各有各的想法,都想佔對方便宜,繞來繞去、繞來繞去,一直繞到二○○一年四月,RealNames最後攤牌:「我們尊重中國的主權,尊重中國的公司,但世界最好用一套網路實名標準,我們願意用我們的技術來幫助你們搭建一套實名體系。」

周鴻禕終於聽明白了,RealNames的話雖好聽,但實質是讓三七二一做他們的中國總代理。「只要伺服器在他那裡,技術在他那裡,就等於他統一了中國市場。然後,我就幫他賣,每賣掉一個網路實名給他分一次錢,他什麼時候想甩掉我,就可以甩掉我!」

周鴻禕「趕走」了RealNames,正當周鴻禕為RealNames的事情鬱悶的時候,毛偉此時出人意料地向他伸出了橄欖枝。

網路實名馬上就可以收費

「你看,我們是政府機構,在中國互聯網界有非常好的聲譽;你們是一家商業公司,賺錢需要過程。如果我們介入,網路實名馬上就可以收費。你看我們的中文網域名稱到現在還沒有用起來,都收到了錢!」CNNIC的話對周鴻禕,是一種難以抗拒的誘惑。

毛偉還表示了對周鴻禕的關切,「我對你們很關心,也知道你們在和RealNames競爭。我們現在認識到,網路實名確實不是中文網域名稱,也認識到它很有意義。」

周鴻禕喜上眉梢,他坐不住了,他站了起來,他激動地說:「既然你們是政府管理機構,你定規則,我們來做!」

看毛偉沒有反應,周鴻禕說:「可以向你繳交管理費!」

看毛偉還沒反應,周鴻禕又說:「或者,換一種合作方式也可以。如果你實在想做,我可以將整個技術全部賣給你。我也不要你一次性付款,就從將來的網路實名收益裡分給我一個比例就行!」

毛偉看著一臉興奮的周鴻禕,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這都不行!」

「CNNIC做事情,一定要保證整個事情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

「至於購併你們、和你們分錢,更沒這個先例!這意味著『國有資產流失』!」

周鴻禕捏著毛偉遞過來的那張紙,想了一會兒、又想了一會兒,定了定神,反應了過來:「這樣就是說,技術、註冊系統、解析以及程式原始碼全都給你,但營運費用也還由我們出,然後,我得到你五年的特許經營權,在這五年中,我每賺一筆錢,都要分給你一部份?」

毛偉點點頭,「這就是產業鏈!」毛偉接著說:「我其實管的不多,我只管理資料庫,經營還是你來做嘛!」

周鴻禕心裡嘀咕:「東西都給你了,伺服器也在你手裡,我除了銷售,還有什麼?那我不是又變成了CNNIC的總代理?」周鴻禕這樣想,但他不敢這樣對毛偉說。

周鴻禕清楚CNNIC比RealNames的條件還苛刻,還難以讓人容忍,但周鴻禕沒有像「趕走」RealNames那樣趕走毛偉,第一他不敢,他覺得毛偉是官府;第二他想,拉攏官府一起做事情一定能做成!

他為什麼想要我的原始碼?

從CNNIC辦公室到茶館再到燒鵝仔的飯桌上,周鴻禕和毛偉圍繞那張紙談來談去,談來談去。從六月十一日到七月三日,周鴻禕與毛偉一共面談了六次,其間多次電話交談。周鴻禕手下與毛偉手下也在底下談更細節的事項。

毛偉說:「第一年,我至少要從你們那裡拿到人民幣一千萬。」周鴻禕講:「據我所知,中文網域名稱,你不是也沒賺到什麼錢嗎?」毛偉說:「那不一樣,那原本就是個實驗品,你這個東西那麼成熟了,一開始就要賺錢!」

以前已經免費錄入的網路實名怎麼辦?周鴻禕認為,既然當初已經承諾免費,就應該給人家免費兩年。「這不是在做善事,這是迫不得已的必需,只有資料庫中的網路實名數量足夠多,用戶使用起來才能感到網路實名的好處。」

毛偉不這麼認為,他要求周鴻禕將沒有交費的網路實名全部從資料庫中清除出去,只有交了錢才能往裡放。周鴻禕提醒毛偉要考慮用戶的感受,毛偉告訴周鴻禕:「你們公司可以這樣想,我們CNNIC這樣做,就沒有權威了!」

是否允許「搶註」?周鴻禕認為,既然網域名稱搶註已經帶來那麼多糾紛,網路實名就不應該允許「搶註」。

毛偉不同意:「你們不懂,我們做了那麼多年網域名稱,為什麼網域名稱註冊那麼紅?就是因為可以『搶註』。他不來註冊,我就讓給別人;別人註冊了,可以拿到市場上高價賣,他自然就急著來註冊!萬一都保護了,註不註都還是他的,他當然不會著急。他不著急怎麼能行?」

CNNIC堅決要求三七二一交出程式原始碼。CNNIC的理由是:如果三七二一倒閉了,CNNIC還要將網路實名做下去。周鴻禕不想交原始碼,心想:「我辛辛苦苦幹了這幾年,對我周鴻禕來說,就這點東西!交出了原始碼,明天他不跟我玩了,那我可就真的什麼東西都沒有了!我連另起爐灶重開張的機會都沒有了!」

不想給,又想將合作進行下去,周鴻禕提議將三七二一原始碼放公證處:「如果我像你說的利用原始碼破壞系統、或者三七二一因經營不善倒閉了,CNNIC可以從公證處拿到原始碼,但是,你現在不要看我的原始碼。」

毛偉嚴詞拒絕了周鴻禕的建議,「原始碼是很重要的原則問題!利益上,你還可以多拿點錢,但是在原始碼問題上是不能討論的!」

這句話點醒了周鴻禕,「他為什麼這麼想要我的原始碼?這裡面會有什麼「貓膩」?」

【編按:「貓膩」為北京土話,指見不得人的秘密。】

周鴻禕對CNNIC的看法轉變了,「我感覺他有點像公司,不像政府機構,但我說不清楚他這個公司在哪裡?但是,我很明白,只有一個公司才急於拿到另外一個公司最核心的東西。我最核心的原始碼對國家沒什麼可保密的,但是對於另外一個公司,我就要保密了!」

周鴻禕開始覺得CNNIC不對勁!

CNNIC的真正底細

晚上,滿腹心事的周鴻禕在酒吧喝悶酒,電話鈴響了,是毛偉打來的。「聽說你明天要去信息產業部?」「是啊!我去彙報一下工作。」「這樣做不太好吧?不太合適吧?現在,我們的合作臨近關鍵,你要去,也應該先和我說一聲才對!」

周鴻禕支支吾吾:「沒什麼事情,我就是去彙報彙報工作。」

周鴻禕去了,一去,就連續去了好幾次。去了以後,他才知道信息產業部電信管理局才是中國互聯網的政府管理機構,CNNIC在信息產業部根本就沒位置。

進一步追查,周鴻禕發現CNNIC壓根就不是獨立單位,它只是「中科院計算機和網絡信息中心」下屬的一個科室,只是由於當年中科院涉足「.cn」網域名稱的事情比較早,現在已經撤銷的原信息化領導小組就讓他們代辦了「.cn」網域名稱的註冊而已。CNNIC的權威與官方,主要來自這幾年CNNIC借著含糊的、根本就不存在的官方背景做的很多事情,比如十大中文網站排名等等。

從這,周鴻禕聯想起毛偉為什麼一直強調最後簽協定要他的上級單位來簽,而不是CNNIC自己簽,毛偉從未說過其中的原因,「原因是他連個官章都沒有!」

進信息產業部的周鴻禕茅塞頓開,他趕緊向組織彙報工作,部裡很多人就在用三七二一網路實名。部裡的人對周鴻禕說:「我們對你的工作很支持啊!從來沒有不讓你們做這個。你看,我們取締了一些不合適的做電信業務的公司,我們也沒有取締過你們啊!我們在很多場合也說過了要支持像三七二一這樣國內真正有技術的公司啊!」

對於和CNNIC的合作,部裡的人說:「很好啊!如果你們能和CNNIC合作應該是中國互聯網很有意義的一件事。CNNIC不是說,和你們談的很好,他們拿小頭,你們拿大頭?」周鴻禕說:「他要我原始碼,你們知道嗎?」部裡說:「不知道!沒有聽過這樣的彙報。」

從部裡出來,周鴻禕知道了CNNIC是怎麼一回事,心裡算是有底了。周鴻禕心想:「我也犯不著得罪CNNIC,更犯不著損人不利己地亂說,只要把合作的腳步放緩,最後不了了之,也就算了!」

三七二一正式與CNNIC翻臉

二○○一年七月十日,第五屆中國國際互聯網研討會。毛偉對同去參會的三七二一營運長嚴厲地說:「與信息產業部接觸只能通過CNNIC,否則會導致關係複雜化,後果自負!」

七月十八日,周鴻禕從代理處得知CNNIC要自己做網路實名,馬上給毛偉打電話。毛偉的答覆很堅決:「既然你們不打算合作,那我們打算自己做這個事情!」

中國互聯網協會會長胡啟琱]希望CNNIC能夠和三七二一達成合作,在他的撮合下,七月二十五日,雙方進行了最後一次見面,但爭論激烈,未能就任何問題達成一致意見。

毛偉說:「不管你們要不要做,我們都要做。我們作為國家網域名稱管理機構,我們責無旁貸,我們有責任研究這種互聯網上定址的東西。」

周鴻禕很激動:「毛偉!你做這個事情,提供服務,也是為了賺錢吧!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角色?是官?還是商?」

毛偉不慌不忙:「我不是官!難道我就不能做你一個企業都可以做的事情?信息產業部沒有不讓你三七二一做,那信息產業部當然也不會不讓我CNNIC做!」

CNNIC跟著就對媒體宣佈其「通用網址技術研究組」成立,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通用網址技術研究組」的名單裡不但有三七二一死對頭RealNames的名字,而且,還有三七二一的名字。

隨後,通用網址開放預先註冊。「我國第一個獲得國家標準的通用網址」、「通用網址是經國家信息產業部認可的,是國家標準」、「通用網址是CNNIC與各大註冊商、國家各委局共同制訂的國家標準網址」的言論開始在各種媒體廣為傳播。

周鴻禕大怒,怒不可遏,他感覺自己像羊肉般被人「涮」了一道,他想揍人,但他不能,他只能發《嚴正聲明》:

一、三七二一從未加入所謂「通用網址技術研究組」,任何有關三七二一參加「通用網址技術研究組」的新聞嚴重失實,我公司對此深表遺憾;

二、三七二一從未承諾對CNNIC的「通用網址測試平台」提供任何技術支援,無法保證該系統的開通與正常使用,無法保證註冊「通用網址」的用戶能得到其相應的服務;三七二一從未承諾參與管理、維護CNNIC「通用網址」資料庫,無法保證「通用網址」與網路實名的一致性;

三、三七二一提請公眾注意:信息產業部是中國互聯網的管理者;CNNIC是以盈利為目標的非政府機構;CNNIC將「通用網址」稱為「國家標準」違背事實,屬於誤導廣大企業和用戶;鑒於CNNIC在與我公司的談判中涉嫌欺詐,我公司保留法律訴訟的權利;

四、作為負責任的網路服務商,三七二一從未進行犧牲客戶利益的「試驗」,從未進行只收費不服務的「註冊」、「預註冊」,我們提請公眾注意其中風險,對某些網站正在進行的「預註冊」行為進行分析判斷,以免上當受騙;……

周鴻禕逮住機會•慷慨陳詞

二○○一年八月三十一日,信息產業部內部會議。中國電信、網通、中國教育科研網、聯通、中國移動、安全部等相關人士與專家到會。周鴻禕逮住這次出氣的機會,慷慨陳詞,逐條批駁CNNIC散佈的攻擊三七二一的十大論點。

一、資源論:

CNNIC認為,實名與網域名稱一樣,都是網路資源,都應該由政府來經營管理。

周鴻禕駁斥道:CNNIC總在自覺、不自覺地偷換概念,把國家管理等同於國家經營。實名是不是網路資源由國家來定;如果是資源,也應該由國家成立一個商業機構來運作,就像中國電信一樣。CNNIC非官非商,有什麼資格來下這種結論?

再說,實名就是讓用戶使用單位、產品的名字更快速、更方便地訪問網站,跟搜尋引擎、網路黃頁非常類似。

使用單位、產品這些網下的名字有工商局、民政局、商標局他們在管理,網上的網域名稱也有專門的機構負責,實名服務僅僅是建立網上、網下兩種名字之間的聯繫,不會創造新的名字,沒有涉及到任何資源的分配。怎麼扯上資源了呢?

看美國,就有五家實名服務商在競爭,其中包括微軟、RealNames、美國線上,韓國也有Netpia和HINC兩家競爭。

二、一家論:

CNNIC認為,存在多套體系會導致實名服務混亂,因此,實名只應該由一家來做。

周鴻禕大聲說道:這是對市場經濟的徹底否定!只有競爭,才能提高服務品質。中國這麼多年的改革,足以證明這一點!

實名服務與網域名稱最大區別就在於「實」。實名服務要保證網民訪問到的就是想要訪問的,不會被帶到錯誤的網站。解決「實」的問題,實名服務商必須有一套良好的服務規則。只要這套規則科學合理,即使有多家企業在做實名,實名服務也不會混亂。反之,如果沒有這套規則,即使只有一家在做,實名服務也必然混亂。

正是因為CNNIC把實名當作網域名稱做,通用網址不可避免地會產生混亂。這種混亂不是市場競爭造成的,而是CNNIC咎由自取!

三、衝擊網域名稱論:

CNNIC認為,實名可以繞過網域名稱,直接指向IP,影響網域名稱發展。

周鴻禕反駁道:如果實名真的影響網域名稱,那CNNIC為什麼還要做實名服務?實名服務的本質是把名字翻譯成鏈結,而每個鏈結都包含著網域名稱,每一次實名服務都不能脫離網域名稱。用戶沒有直接用網域名稱,不是網域名稱失去作用,而是網域名稱不方便!

四、管理論:

CNNIC說:實名市場是一○%的技術加九○%的管理,技術並不重要。

周鴻禕反駁:只有CNNIC的實名技術不重要!事實已經證明,技術在各個領域都很重要。對實名而言,只有研發更為先進的技術,才能解決網域名稱存在的缺陷,實名才會成為普通網民好用、愛用的服務。

另一方面,CNNIC強調管理,也沒有看到它在網域名稱方面有什麼顯著的成績!「.cn」「搶註」盛行,官司不斷,企業的知識財產權得不到有效保護,「.cn」網域名稱成長速度遠遠落後於日本、英國,而且中文網域名稱都一年半了還不能正常使用!

如果實名不重視技術,沒有雄厚的市場,中國人憑什麼參與制定國際實名標準?如果中國人在這個新興行業再一次落後,誰來承擔責任?

五、產業鏈論:

CNNIC認為,實名產業鏈應該是「運營商+代理商+技術服務商」,缺一不可,分工必須明確。

周鴻禕反駁:不論是什麼樣的產業鏈,掌管實名資料庫就是運營商,比如三七二一、CNNIC。只有掌握了實名資料庫,才能提供實名產品和服務,並且通過服務獲得收益。運營商就是廠商、就是企業,而不是管理者。實名產業的管理者是信息產業部,CNNIC就是企業。

中科院有很多公司光明正大地走向市場,從事商業活動。但唯獨CNNIC角色不清,幹著商業公司的事,卻始終不敢承認自己是公司,總想打著政府的牌子搞不公平競爭……。

周鴻禕越講越興奮,憋了幾個月的悶氣一瀉而出;周鴻禕越講越痛快,此時,他不怕毛偉了,此時,他可以指著毛偉,痛斥CNNIC與RealNames的合作是「賣國」行為!

戴國家利益的大帽子

其實很多有識之士都看到中文網域名稱的需求,且不說三七二一的中文網址如何,單說新加坡有個公司最初與CNNIC聯繫說他們有IDS技術可以直接用。但接觸下來,發現情況不對,這就是說讓中國人註冊中文網域名稱都到它那去註冊,而CNNIC就相當於它的一個代理。

身為中國人,自己的網域名稱都讓人家來管當然不合適,英文網域名稱由美國來管有它的歷史原因,網路是由美國最早建設的而且美國也是英語最大的使用國,但現在中文網域名稱也由一個新加坡人在美國註冊的公司運作管理,就說不過去了。身為CNNIC主任,毛偉謝絕了對方可以加入股份等誘惑,因為他認為這樣做了就是賣國。
──引自二○○○年十月九日《網路世界》:「沒有」故事的毛偉 記者翟海湧

CNNIC與RealNames合作的利器是利用IE介面自動辨識網路實名,不要像三七二一那樣辛苦地推廣用戶端軟體,此舉使CNNIC通用網址一夜之間的潛在用戶群就超過辛苦做了三年的三七二一。這是讓周鴻禕最耿耿於懷的地方,既然CNNIC以前老愛戴國家利益的大帽子,要戴國家利益的大帽子其實很容易,周鴻禕一學就會。周鴻禕讓大家看圖示:

不難看出,CNNIC通用網址如果借助IE和RealNames和三七二一競爭就必須依賴放置在國外的微軟伺服器和RealNames伺服器。一旦微軟或者RealNames出於商業需要終止合作,中國企業在互聯網上通過通用網址所建立的無形資產、知識財產權有可能毀於一旦。

不難看出,CNNIC在這個模式中,實際上是RealNames的OEM,技術和服務都是RealNames的,品牌是CNNIC的。

口水仗還會打下去,口水仗是虛的,迅速蔓延的三七二一網路實名控制軟體是實的,透過網路實名的控制軟體,三七二一又將用戶數量提高到了一個新層次。CNNIC又來打口水仗說,三七二一控制軟體是病毒。

周鴻禕敢製造病毒?他就不怕公安抓他?口水仗不是關鍵,關鍵是周鴻禕不再怕CNNIC了,不但不怕,他還想抓住CNNIC那隻手!

信件裡一隻看不見的手

MINC:國際標準組織。專門探討協調國際化網域名稱和網路實名技術,現任執行長為Y. J. Park。

CDNC:中文網域名稱協調聯合會。CNNIC工作委員會副主任錢華林研究員為其理事長,CNNIC主任毛偉為其常委。

Karen是三七二一營運長。

以下四封通信原原本本地記錄了CNNIC怎樣利用CDNC將三七二一排除在MINC北京會議之外的全部過程。

信件一(MINC的邀請信),二○○一年八月十八日:

親愛的Karen:

好久不見!

在中國互聯網大會上,你向MINC介紹了三七二一的業務,我希望在「關鍵字」一事上能夠繼續交談。

在昨日MINC和KRNIC的研討會上,MINC計劃十一月在洛杉磯、十月在漢城舉辦一些活動。

大家想知道是否有可能邀請三七二一與會,因為討論需求和架構的細節不應該缺少三七二一這樣主要的服務商。

欲知詳情,請隨時和我們聯繫。

您最真誠的 Y. J. Park

信件二(MINC通知三七二一不能參加),二○○一年十月十六日:

親愛的Karen:

在將要離開接踵而至的北京會議之即,我把常委會的原話傳達你:

「常委會在此對所傳達的最後決議深表歉意,這最終的決定不會讓三七二一參加北京會議」。非常報歉常委會一致通過MINC的成員3721.com不能參加此會。當然,這種決定不意味著對3721.com參加今後MINC的任何一種形式的會議有所影響。考慮到現在的情勢,希望能得到你們的理解。MINC將會儘早處理這件複雜的事情,為了大家可以友好共事。

為了說明自己的無辜,Y. J. Park同時轉發了CDNC寫給他的信。

被轉發的信如下:

在經過與相關組織和當地組織就CDNC-MINC聯合會議的參加成員情況做了討論後,我們CDNC建議MINC不要接受三七二一參加本次會議。我們真誠地希望你方能夠理解我們提出這個建議的處境。多謝你們的理解。

信件三(Karen的質疑信件),二○○一年十月十六日:

親愛的Park:

我覺得非常奇怪,CDNC是非盈利的機構,但他非常明確地將3721.com排除在會議之外,絲毫不考慮3721.com在中國的影響力以及其先進技術。這種非職業的行為讓我非常懷疑他的本質,他到底是非盈利的組織,還是帶有偏見的、旨在盈利的機構。

雖然我們是實名市場的競爭者,但是作為一個非盈利的機構應該平等地對待潛在對市場有貢獻的廠商。我剛剛看了CDNC的網站,他自己聲稱要促進協調和發展中文網域名稱的大眾化,包括兩岸四地的應用,自己是一個獨立的非盈利機構,不隸屬於任何一個組織。

信件四(MINC的回信),二○○一年十月十六日:

親愛的Karen:

非常感謝你和我們分享你的想法。

關於3721.com是否參加十二月十九號會議,我們進行了長時間的討論,CDNC的請求確實出乎意料。

常委由毛偉等五人組成。他們對MINC成員的參會權交換過意見。但是正如我前面轉發的信件,MINC的常委會最終還是決定將三七二一排除在參會人員之外,因為這個會議主要是由CNNIC主持召開。

MINC應該承認沒有使成員參會權得到保護,但我們非常希望你能夠理解MINC常委會的這種做法。

採訪CNNIC主任毛偉

決定採訪中國互聯網中心(CNNIC)在二○○○年六月十一日星期天,之前,我查閱了大量關於「CNNIC十佳中文網站評選」有些網站舞弊的相關報導,其時的矛頭主要指向有些網站在上海和北京的舞弊行為,當然也有批評CNNIC不該進行此項評選的。

二○○○年六月十二日星期一,我一到編輯部,就到處找CNNIC主任毛偉的電話,我認為一定有毛偉手機,同事說他沒有毛偉手機,他說,他只知道一個辦公電話,但這個電話,怎麼也打不通!

沒辦法,我開始上CNNIC網站(www.cnnic.com.cn),找聯繫方式,首頁上有幾個聯繫電話,我一個一個試著打過去,終於有一個電話是通的,我說我是《電腦世界》記者,我要採訪CNNIC主任毛偉,對方給了我毛偉辦公室電話,我打了過去,謝天謝地,毛偉在!毛偉說,「我現在有時間,你現在來吧!」週一上午開發稿會議,我走不開,我請求改在下午,毛偉最後答應下午四點在他辦公室採訪,但他讓我來之前給他再打一個電話,他怕他不在。

發稿會上,我提出下一期《中國dotcom》以CNNIC為主題,有同事提醒報社另外一名記者蔣勝藍已經就「CNNIC排名」問題寫出了一篇出色的文章,蔣勝藍的文章我沒仔細看,但我還是堅持做CNNIC,我直覺到這是一個大選題,值得付出時間和精力。

下午三點,我撥通毛偉的手機,他說他正在去信息產業部的路上,他要求將採訪改在明天,我問他晚上有沒有空?最後約定晚上七點在中關村燕山酒店採訪。

我提早在酒店大廳等他,毛偉終於在七點十分左右充滿自信地走來了。他一坐下,就說只有一個小時時間,八點要回CNNIC辦公室,和新加坡、台灣、香港的網路信息中心(NIC)開中文網域名稱的電話會議。

我不管這些,馬上開始採訪。怕毛偉敷衍我,我沒有從刺激性的「十佳中文網站評選」開始,我先讓毛偉回憶CNNIC的歷史。回首過去總讓人備感親切、回首過去也總能讓人對今天的成就備感自豪。

毛偉說:「一九九七年CNNIC每月接收註冊的『.cn』網域名稱只有幾百個,一九九八年一千多個,一九九九年三千多個,二○○○年每月多達一萬多個。」在毛偉自豪的聲音中,我突然意識到CNNIC作為一個非營利機構它的獲利越來越多,這是一個大的問題!

我追問毛偉CNNIC一九九九年收入多少?毛偉說人民幣一千多萬元;我問人民幣一千多萬怎麼花的?毛偉說買設備、改善服務了,一九九九年略有盈餘;我問二○○○年CNNIC更多的收入將如何花?「.cn」網域名稱註冊費用會不會降低?

毛偉可能意識到了什麼,他說時間到了,他要回去開電話會議。我問電話會議什麼時候結束,我可以等。沒等毛偉明確答應,我買了單,上了毛偉的車,繼續採訪。

〈CNNIC大問題〉

在車上,為了緩和採訪氣氛,我沒繼續追問「.cn」網域名稱註冊的問題。我請毛偉繼續講CNNIC的「豐功偉績」,為了解釋CNNIC一九九九年收入的人民幣一千多萬都是怎樣花的,毛偉講到了CNNIC的第三方流量認證,可惜這又是一項收費的服務,更為重要的是毛偉透露,即將公佈的排名將同時公布CNNIC第三方流量認證排名,不參加CNNIC第三方認證的網站將沒有名次。

我越來越感覺到CNNIC的強權與霸道,我的話越來越少,我怕觸犯毛偉,他隨時結束採訪。我只是一個勁地讓毛偉說,只在進行不下去的時候,引導一下,當他談興正濃的時候,我絕不打擾他,人在得意的時候最容易口沒遮攔!

遭遇性採訪讓被採訪對象按時間順序回顧歷史是一個好方法:一、可以迅速瞭解被採訪對象的來龍去脈,整體把握對採訪和寫作都很重要;二、可以迅速進入採訪,被採訪對象總想主導採訪,宣講他想宣傳的,這也是他接收記者採訪的目的,此時不妨先將主導權交給他;三、此時記者較為輕鬆,不用急於問問題,可以仔細聽,發現線索再「一刀」切進去,把主導權奪回來。

到了CNNIC辦公室,我本來想現場採訪一下他們和新加坡、台灣、香港NIC商討中文網域名稱一事,毛偉沒讓我「得逞」,他把我放在會議室裡,我一個人在那裡等了兩個小時。在這兩個小時中,我仔細整理了一下〈CNNIC大問題〉這篇文章的邏輯,確定了重點問題。

兩個小時後,毛偉有些歉意地回來繼續接受採訪,我抓住機會,讓他在一些關鍵問題上表態,比如「.cn」網域名稱降不降價?中文網域名稱收不收費?第三方認證一個要收多少錢?這些問題毛偉平時不怎麼被問,所以,回答沒法「官樣文章」。

〈CNNIC大問題〉主題是我採訪前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這之前,所有的焦點都在「中文十佳網站」的排名上。我的經驗是,一定要慎用和被採訪接觸的時間,在這些異常寶貴的時間內要發動機器,張開所有的敏感和直覺,好選題、好思路、好文章往往就出在這裡。採訪完毛偉已經是夜裡十一點多了,我為能和毛偉待四個多小時而高興!

我很快就完成了〈CNNIC大問題〉,把它放在IT寫作社區(www.donews.com)上,請業界人士品評。楊震霆(時代財富信息總監)、杜紅超(知識英雄科技總經理)、李偉斌(163.net前總經理)等業界人士幫〈CNNIC大問題〉補充了新的事實和建議,這些事實和建議在〈CNNIC大問題〉正式見報時都被吸納。

六月十九日星期一,我正在開發稿會,毛偉打來電話,說「文章中的事實部分沒有問題,因為你都錄了音,但我不同意你的觀點!」我說:「我沒有什麼觀點,只要CNNIC越辦越大,我就反對!」毛偉說,「中文網域名稱、第三方流量認證CNNIC不做,國外公司會做!」他試圖和我講民族利益,我告訴他:「不管是中國的公司、還是外國公司,誰的服務好,誰的價格便宜,就應該用誰的!」電話通了十七分鐘,最後,不了了之。

〈CNNIC大問題〉在二十六日順利見報後,各方回應很好。起先關於CNNIC的報導集中在「十佳中文網站」評選中有些網站的作弊上,這並不能傷到CNNIC筋骨,CNNIC真正的痛腳在於,它利用手中壟斷的國家權力全力增加收入,然後,消費最大化!

〈解決CNNIC〉

〈CNNIC大問題〉到此算是基本完成了任務,但Donews上的討論卻沒有停止,〈CNNIC大問題〉一文是事實採訪稿,它為CNNIC問題提供了新的事實,Donews上的專欄作者們根據這些事實展開了新的討論。

二○○○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Donews線上即時討論CNNIC問題,氣氛熱烈,正是這種熱烈的氣氛使我萌發了〈解決CNNIC〉一文的念頭。

為了籌備這次線上討論,杜紅超整理了大量關於CNNIC背景、日本、台灣、新加坡NIC的對比資料,這些資料對我思考CNNIC職責幫助很大,我在想怎樣避免CNNIC越辦越大?美國怎樣解決同類問題的?杜紅超告訴我,美國是通過ICANN剝奪NIS壟斷網域名稱註冊權力來解決問題的。

ICANN對NSI的「行動」,我以前有耳聞,但沒真正研究過。我首先在雅虎中文中查ICANN和NSI兩個關鍵字,相關資料很多,但可用的不多,我又在eNET查,查到了很多有用的資料,但這些資料大多來自電腦世界網站,最後,我索性只查電腦世界網站,並按照時間、問題、矛盾、歷史四個線索理清了ICANN解決NSI的流程。

美國的方法清楚了,怎樣〈解決CNNIC〉一文也基本成形了,〈解決CNNIC〉一文一個重要的論據是「打破NSI壟斷不到一年,國際網域名稱註冊費已經下降到了原來的五分之一左右,而且還有下降的趨勢。」而「CNNIC成立於一九九七年六月三日,三年前在CNNIC註冊一個『.cn』網域名稱是一年人民幣三百元,三年後在CNNIC註冊一個『.cn』網域名稱還是一年人民幣三百元,一分錢沒降!」

〈解決CNNIC〉一文發表後,有些人坐不住了,信息產業部某官員給報社主管打來了電話,電話錄音,我聽了,他的口氣十分強硬。這促使我下決心在七月二十七日CNNIC記者會時繼續撰文。

〈CNNIC回答〉

CNNIC記者會,我沒有CNNIC透過公關公司發給記者們的請柬,我帶上了識別證、記者證,我去得很早,在他們還忙於佈置場地的時候,我就在沒一個人理我的情況下坐到了記者會現場。

提問開始,我有四個問題:一、「.cn」網域名稱什麼時候降價?二、「.cn」網域名稱都被誰搶先註冊了?三、CNNIC到底要辦多大?四、CNNIC的錢都是怎麼花的?我知道這四個問題,CNNIC沒辦法正面回答,但我需要他們「所答非所問、顧左右而言他、以及輕描淡寫一筆帶過」,我需要氣氛和感受,記者失去現場感無法做出出色的報導。

記者會現場得不到回答,我在文章中要求〈CNNIC回答〉。此文一氣呵成,措詞強硬,但報社最後沒有刊登此文,我能理解,也不想給報社添麻煩,《電腦世界》是中國市場化程度最高的報紙,不該有這種麻煩。我把〈CNNIC回答〉拿到了《南方周末》,文章在《南方周末》見報後,反響強烈,中國新聞社摘發了消息。

此刻我感到了評論的力量,〈CNNIC回答〉一文中的材料以及立場在〈CNNIC大問題〉和〈解決CNNIC〉都有呈現,但〈CNNIC大問題〉和〈解決CNNIC〉兩文的影響力遠遠趕不上〈CNNIC回答〉,讀者喜歡直來直去充滿情緒的評論,而我以前包括現在都反對這種評論,我怕自己的評論有失偏頗,我怕讀者厭惡我替他們做判斷,我堅持記者要像政治家那樣善於隱藏自己。

但是現在,我有些懷疑自己的這個信條了。我不比讀者聰明,這是肯定的,但是,讀者並沒有那麼多時間關心我所關心的選題,絕大多數讀者可能只是希望在儘量短的時間內做出一個別無選擇的判斷,所以,他們需要的可能就是充滿情緒的直來直去判斷。新聞作品可能不同文學作品,文學作品讀者要陷入其中,通過角色互換慢慢體味,新聞作品對於讀者可能要簡單許多。

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沒有〈CNNIC大問題〉的紮實採訪,我寫不出〈解決CNNIC〉,面對面進行批評採訪是基礎,但僅有充實材料的報導還是不夠的,要將批評進行到底,評論跟不上也不行。但批評進行到底又有什麼用?

二○○○年末,在一次網友聚會上,我遇到一位CNNIC的人,他請我到他們那「坐坐」,我說,「哪敢去?不被打出來才怪呢?」對方卻說:「是你提醒了我們不去做浮華的事,只做該做的事。」

二○○一年初,CNNIC放棄了屢遭非議和圍攻的「十佳中文網站評選」,CNNIC從此不再是各大媒體新聞中心的焦點,換得了寧靜,但一年三百元人民幣一個的「.cn」網域名稱註冊費一分錢也沒降,收費的第三方流量認證也一樣在搞,中文網域名稱雖然遭到NSI競爭但至少也能平分天下,錢一點也沒少賺,依然是非營利單位,依然不用公開帳目,依然堅持自己能夠監督自己!……

一聲嘆息!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2  
舊 2003-02-15, 03:59 PM
whosee
游客
 
文章: n/a
預設 Re: 網絡實名苦戰通用網址

引用:
作者: zman
網絡實名苦戰通用網址
以前台灣有一家左邊科技...
也是做網路實名的...
可能比3721.com還來得早...
不過可能沒做起來...
現在還留一個免費的MyDNS的簡址服務系統...
和3721相同的...
也是要加裝一套LETS簡址軟體...
不過3721厲害的地方是只要上過其網站...
就會被其"強暴"裝上那個Plug-in...
難怪CNNIC會說那是"病毒"...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3  
舊 2003-02-15, 05:17 PM
哈啦 的頭像
哈啦 哈啦 目前離線
論壇管理員
 
註冊日期: 2002-05-28
文章: 21,980
預設 Re: 網絡實名苦戰通用網址

引用:
作者: whosee
不過3721厲害的地方是只要上過其網站...
就會被其"強暴"裝上那個Plug-in...
難怪CNNIC會說那是"病毒"...
這種行為本來就是「病毒」的一種型態,而想靠這種方式來達成其目的是很不光明的手法。在外國類似的商品如new.net,都是正大光明的在他們的網頁上告訴你要下載某種pug-in才能看到他們提供的網名,希望你能下載,絕不會用這種偷偷摸摸的手法 否則任何被無端下載的網友都可以告你。
想靠這種手法,在今天的世界裡是不會成功的。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4  
舊 2003-02-15, 05:24 PM
哈啦 的頭像
哈啦 哈啦 目前離線
論壇管理員
 
註冊日期: 2002-05-28
文章: 21,980
預設

引用:
毛偉不同意:「你們不懂,我們做了那麼多年網域名稱,為什麼網域名稱註冊那麼紅?就是因為可以『搶註』。他不來註冊,我就讓給別人;別人註冊了,可以拿到市場上高價賣,他自然就急著來註冊!萬一都保護了,註不註都還是他的,他當然不會著急。他不著急怎麼能行?
hahaha hahaha hahaha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5  
舊 2003-02-15, 05:27 PM
哈啦 的頭像
哈啦 哈啦 目前離線
論壇管理員
 
註冊日期: 2002-05-28
文章: 21,980
預設

realnames本身也算半個騙子,難怪微軟後來一腳把它踢出去 ?

這裡有 我以前寫的有關realnames的文章。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 +8。現在的時間是 06:08 PM


本站主機由網易虛擬主機代管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4
版權所有 ©2000 - 2017,Jelsoft Enterprises Ltd.